数字货币交易所的“血色革命”:上万家混战,谁能笑到最后?

2018-06-22 08:31· 一本区块链  零和 棘轮 
   
最近,巨头们正在接受革命者的挑战。扛旗者,就是今年突然杀出来的黑马交易所FCoin。FCoin在最近两周的时间内,稳稳把住交易所的头把交椅,交易量甚至是第2名到第7名的总和。

  中国的区块链世界中,也形成了BAT一样的巨头。

  食物链最顶端的,就是“BHO”(币安、火币和OKEx)。

  而最近,巨头们正在接受革命者的挑战。

  扛旗者,就是今年突然杀出来的黑马交易所FCoin。

  FCoin在最近两周的时间内,稳稳把住交易所的头把交椅,交易量甚至是第2名到第7名的总和。

  在FCoin之后,出现了完全模仿者,也出现了激进创新者,它们喊着革命的口号,浩浩荡荡发起了对传统交易所的冲锋。

  它们称这是“血色革命”。

  这将是昙花一现的现象,还是改朝换代的前兆?

  01黑马杀出

  FCoin的出现,惊艳了币圈。

  “不得不承认,这是币圈上半年最厉害的一个项目,最高的时候,币价比私募价,翻了130倍。”币圈资深投资人陈云叶称。

  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币圈就是一个创造奇迹、急速迭代的生态圈。

  币安当年可以逆袭——只用了几个月,交易量就反超火币和OKEx,为何就不能出现新的鲶鱼,搅动原有生态呢?

  FCoin的核心逻辑,其实并不复杂:

  交易即挖矿,今天交易产生的交易费用,明天会变成FCoin的平台币FT,返还给用户;

  持币即分红,昨天平台总收入的80%会返还给持币者。

  但大部分人没有料到的是,这个经济体会迅速引爆行业。

  “这个时代真正理解区块链的人,其实并不多,我是其中一个。”FCoin的创始人张健曾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张健认为,这个模式是他参透区块链之后,建一个自治生态系统的尝试。

  某种程度上,FCoin和比特币有相似之处。

  丹华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张首晟曾经说过:“比特币是利用人性之恶来驱动的模式。”

  其实比特币矿工挖矿,本质上来说,就是利用人性的贪婪——为了获取利益。

  而FCoin的挖矿机制,同样也是利用人们对利益的极致追求。

  目前,FCoin有一个邀请好友返利的机制,好友交易产生费用的20%,也会变成FT返还。

  实际上,用人性之恶作为燃料的模式,才有可能长久并稳定。

  这就导致,FCoin吸引了一大批的矿工,用机器人来批量刷单。

  如果在币价平稳的基础上,每日净赚的收益,都可以达到20%。

  也就是说,今天刷100元,明天可以获得120元。

  这是一个巨大的利益诱惑,日息20%,足以让所有人疯狂,这个模式进入“大家嗨”的状态:

  为了获得币,矿工批量刷单,获得FT,并在第二天抛售出货;

  大家为了分红或币增值,去购买FT。

  “我要做一次变革生产关系的实践。”张健称,这才是FCoin的本质,将以前交易所和用户的对立关系,变成统一甚至捆绑的关系。

  这个模式迅速引发了批量效仿者,BiSafe、Bkex、TTEX、CoinBig等交易所都采取了分红机制。

  “恶性竞争开始了。”陈云叶称,不少交易所甚至采取100%返还的机制,打破底线。

  “很多老交易所,正准备上线分红机制,一些刚准备上线的交易所,也准备加入分红功能。”陈云叶已感觉到市场热得发烫了。

  而传统交易所,眼看着这股风潮崛起,如坐针毡。

  最先反击的,是OKEx。

  6月19日晚8点,OKEx宣布启动“数字资产交易所开放共赢计划”,开放100个名额,锁定50万枚OKB的团队有资格参与。

  也就是说,大户可以直接在OKEx上,开始参与交易所分红。

  紧接着,第二天,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公开怼FCoin,称其交易挖矿模式“其实是资金盘”。

  此时,扛大旗的FCoin,几乎被所有人围剿。

  但面对模仿者和巨头们的夹击,张健表现得极为淡定。

  “他们模仿不来。”张健称,因为他对制度和区块链的理解更透彻。

  正因为如此,才有人说张健是个“狂人”。

  尽管张健势在必得,但这一轮的围剿,也让FCoin元气大伤,FT的价格几近腰斩。

  张健开始了有节奏的反击,他成立平准基金,锁盘同时稳定币价;后又开了个人推特,阐述自己对于FCoin的理解和信仰。

  交易所市场成为一个赛马场,所有的赛马都意气风发,野性十足。

  战局将会如何?

  02有趣创新

  实际上,这个分红模式并非张健独创。

  第一个尝试者,是DragonEx。

  去年11月,DragonEx上线了“交易即分红”的模式。

  其后,digifinex、CEO等交易所平台也开始了尝试。

  “最高的时候,我们的交易量冲到了交易所前5的位置。”digifinex的联合创始人kiana称。

  digifinex原来就有10万的用户,对于他们来说,挖矿是一个获客和营销的方式。

  他们的模式,和FCoin也略有不同。

  “我们设置了挖矿上限,也就是说,当天挖了一定量的矿之后,就封顶了。” kiana称。

  在这个过程中,digifinex迅速生长,10万用户暴增到50万。

  此时,digifinex的平台币DFT也开始上涨。

  从0.2元,最高冲到了15元,暴涨75倍,后又回调到7元。

  当交易所走向一个正循环之后,kiana做出了一个调整:关闭了API接口。

  这意味着,挖矿大军无法再使用机器人挖矿。

  “因为我发现吸引了很多的挖矿大军,这些人说白了就是羊毛党。我想把利益分给真正的用户,而非羊毛党。”过快的增长,让kiana担心模式失控。

  接口关闭后,羊毛大军只能通过手动刷币,效率很慢,如此就被洗掉了。

  “而留下来的,才是真正的用户。”kiana称,交易所虽然发展变缓,却走向了正循环。

  “这个模式,被验证是可以走通的。”kiana称,其关键的点在于,是否能在急速发展中建立起自己的生态,并留存真实用户。

  如果成为羊毛盛宴,价值将大打折扣。

  张健确实已经意识到这一点。

  “建生态。”张健称,这正是他下一步棋。

  而在这个火爆的模式之下,疯狂的刷币产业链开始形成。

  他们注册一个号之后,再自己邀请自己注册一个号,然后用机器人批量刷币。市面上甚至已开始有刷币的软件出售。

  “我们从上个月底开始,上线了这款刷币软件。”某刷币软件开发者称,他们收费的方式是“抽成制”,抽走17%-20%的分成。

  而最近这款软件,已供不应求。

  另一个行业危机也在爆发。

  当一个爆款火了之后,抄袭和恶性竞争就会层出不穷,这裹挟着行业走向变质腐败。

  一个6月18日刚刚上线的交易所CATTLEEX,仅一周后就宣告破产。

  “由于投资人的撤资,以及我们无法满足绝大部分的矿工的拉盘要求,纷纷砸盘提现,导致平台已无法正常经营,经核心团队决议,我们遗憾地宣告破产。”

  这无疑启迪了很多人。

  “我们100万买了一个交易所系统,花了100万做了一个网站和招人,就可以开始这个模式。”大微商出身的元艾称,他们准备利用这个机会大赚一笔。

  “等我们卷到1000万的时候,直接宣布破产。”元艾称,没有哪个方式,比这个更好“募资”了。

  这个过程,顶多需要半个月。

  圈内称这个模式为“恶性跑路”。而那些批量刷币的羊毛大军,却被反“薅”。

  这是一条凶残的食物链。

  03新的时代

  FCoin的出现,恐怕只是一个开场。

  “交易即挖矿”,这个并不复杂的创新,却搅乱了整个交易所市场。

  巨头恐慌,生怕被革命;底层兴奋,加入战局。

  而更多的创新交易所模式,正在涌现,不断迭代。

  一个名为ByteTrade的项目,玩法也很奇特。

  任何手持流量者,比如媒体、钱包,甚至社群,都可以建立自己的交易所。

  这些流量平台,能形成自己的交易所品牌和VI,从它们入口进入的用户,看到的就是它们的VI界面。

  而背后的底层系统,能将所有的订单打通,做到随时交易。

  “这就类似于天猫,将所有的B端导入,然后再一起分红。”对交易所模式有深入研究的投资人田鸿飞称。

  这个模式和FCoin不同的是,前者针对B端分红,都是真实用户;而FCoin针对C端分红,存在很多刷单用户。

  表面上看,OKEx的合开交易所模式,就类似ByteTrade。

  “但有区别,B端和大户,不会很愿意和OKEx合作,因为OKEx毕竟还是一个中心化交易所,底层逻辑并非去中心化的。”田鸿飞称。

  据知情人透露,OKEx采取的方式,是每个项目方需要购买100万的OKB,同时项目方要拿出来24%的币,在OKEx的社群空投。

  “还有更苛刻的条件,用户的信息,要完全和OKEx共享。”知情人透露,这些细则,都是巨头思维、收割方式。

  尽管项目交易费可以分红,要付出的代价,同样巨大。

  但类似ByteTrade这样的去中心化交易所,不论是账户系统,还是结算系统,都是去中心化的。

  除了这些新玩法之外,行业还杀入一批新的玩家。

  一批华尔街和金融精英,正在进入这个领域。

  “以前的交易所,身处羊群时代,大家相安无事,多多少少都能赚钱。”金融背景出身的罗伊正在筹备一个新的交易所,他觉得,交易所的竞争,即将进入下一个阶段。

  他称其为“狼群时代”。

  “为什么大家都说华尔街之狼?是因为金融进入了一个阶段,就是相互吞噬,凶残竞争。”罗伊将交易所的发展路径,和当年证券交易中心的做对比。

  在20年前,券商活得特别舒服,罗伊眼看着它们从买下一栋楼,到租下一栋楼,再到租下一层,最后破产。

  那是因为,券商越来越多,它们陷入了恶性竞争。

  从手续费百分之一,到千分之一,最后直接免手续费,还要给用户补贴。

  交易所同样进入惨烈的竞争之中,为了抢夺用户,大战开打,安逸的羊群时代宣告结束。

  为什么现在新交易所、新模式集中出现?

  “这是因为,生态进化已到了这个阶段。”田鸿飞称,接下来的半年,交易所的厮杀将空前激烈。

  这里面,可能会诞生多条鲶鱼和黑马,行业将掀起血雨腥风。

  而在这片混乱中,新的行业秩序和格局将形成。

  乱中,才有机会。

  区块链时代的进化速度,比以前的金融体系,快了5-7倍。

  离币安诞生,还差一个月才到一年。

  而新来的挑战者和宝座争夺者,已兵临城下。

  “交易所生态,真的是一日四季,短短一个月,已经进化三四代了。”田鸿飞称。

  金融和区块链的迭代速度,达到了惊人的程度。

  这是因为,金融的高速公路已经建立,信息交换越来越快,在这条高速公路之上建立的区块链,将急速迭代,每日一新。

  谁会是最终的赢家?

  这个高速进化的行业,最终会演变成怎样,没人知道答案。

  不断变化,持续进化,这就是我们在区块链时代唯一的“不变”。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6月04日
      megarobo镁伽机器人
      megarobo镁伽机器人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6月04日
      布洛克
      布洛克
      A+轮 2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6月04日
      来凯医药
      来凯医药
      A轮 1850万美元 融资
    • 2018年06月04日
      知识圈
      知识圈
      Pre-A 1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