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募资难”全面爆发:一家成立近5年的VC机构,除了前台,全员募资!

2018-04-03 15:29· 投资界  任倩 刘全 
   
创投行业洗牌会越来越严重,业内一定会出现“一九现象”,百分之十的人挣了行业内百分之九十的钱。

  “募资肯定难啊,这行业最难的环节了。我们项目这么优质,都废了老劲了。我觉得这是中小机构普遍面临的瓶颈。要不都叫LP‘爸爸’呢?”饭桌上,一杯酒下肚,S君牙缝间挤出两个字:“心累”!

  心累,但又不得不去做,募资必须全力以赴。作为某人民币基金GP,S君此前已经成功募集了几期基金,行业内相对资深。

  最初,他找上市公司老板募资,基本见到有LP派头的,就想冲过去谈一谈。“就像找老婆一样,一无所有的情况下,只能拼一把。后来这些老板打钱越来越不痛快,中间真是相爱相杀。”

  靠房地产、二级市场发家的个人投资者也是S君锁定的目标。但有些个人LP过于急功近利,要求每个月按时提交各种表格、投后服务要求观察员席位、还要参加投委会等等要求让S君颇为无奈,“不放权、不专业,沟通起来很费劲。”

  现在,S君的投资人更多是各种市场化母基金、政府引导基金、大型国有企业等。“跟这些人周旋,更要有套路”。酒过三巡后,S君彻底放飞了自我……

  “我现在就在酸楚,LP打款之前最后一分钟,都会扔给你一个list,让你准备一个资料包,就好像结婚之前问你哪里有没有一颗痣?所以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是最后一分钟!”在座的K君接过话来,他在北京一家新成立的基金担任VP,同时兼任IR工作。

  “都是画饼高手,感觉马上就要吃到嘴里了,实际上人家肉还没切呢!”在场的一位知名VC投资人感慨:“干VC这行,谁募资都不容易!”募资这件事儿,能说出来的,都是一杯咖啡就搞定的神话。实际上,这种神话少之又少。

  饭局上发生的这一幕只是当前股权投资市场的一个缩影。如今,募资艰难已成为一股弥漫在众多中小基金上空挥之不去的阴霾。

  刚刚过去的3月,无论是成立近20年的老牌PE还是最近三五年成立的VC,无一例外都在做同一件事情:募资。从修改PPT“被虐”千百遍,到一天飞一个城市进行路演,众多IR(投资人关系)苦不堪言。

  “我们的募资部门现在是最忙碌的时候,每天都看到他们办公室的灯亮到很晚。”忙碌的背后,则是“募资难”现象的全面爆发。

  今年募资到底有多难?圈内流传着一个真实的故事:一家成立近五年的VC机构,春节回来后除了前台,人人身上都背上募资KPI考核,可以说全员募资。

  “鱼龙混杂,有些LP真的被骗怕了!”

  对于创业者来说,是否能融到下一轮的钱决定生死;而对VC/PE来说,能否募到新基金,也决定着生死。但眼下,情况似乎变得越来越差。

  “市场变得越来越拥挤。以前以为二级市场需要考虑基本面和市场波动,而一级市场只需要考虑基本面就可以了。但其实一级市场也有人在做局、PR、炒作风口,只不过一级没有k线而已。”一位北京VC机构的合伙人J君表示,目前募资不仅艰难,而且还充斥着许多乱象。

  比如,病急乱投医。“你能想象吗?有些中小基金甚至跑去找太太团、拆迁户、煤老板路演,为了找钱。几场大酒必不可少,可是钱募到了吗?没有。”

  不少VC也曾遭遇LP的“流氓尽调”。“有LP想穿透我们,提出想直接投某个项目,这些LP不仅是个人投资者,还有机构投资者。”J君告诉记者,对机构而言,接受LP投资单个项目,后续管理起来会非常麻烦,而且在时间上很难配合得上,“如果因为某个项目来募资的话,等钱募到了,项目就没了。”LP要求多了,募资过程自然变得更辛苦了。

  而一些LP也遇到过不少不靠谱的GP。“很多时候我们选基金,就好像在夜总会昏暗迷幻的灯光下在一群浓妆艳抹的女郎中选美。每个基金的营销材料和向投资人pitch的故事都经过反复推敲和演练,而与投资人会面的场景也往往是把最有说服力的人和最有感染力的案例拿出来展示。”北京一家母基金管理人对投资界表示,“鱼龙混杂,有些LP真的被骗怕了!”

  募资不仅困难重重,而且成本非常高,特别是对于资产管理规模不足2.5亿美元的小型投资公司来说。根据花旗集团最近的一项研究,小公司平均花费资产的2%来支付各种营业费用,这包括了营销费用和处于投资者关系的费用,但不包括其投资团队的工资和支出,2%费用等于甚至超过基金公司向客户收取的管理费了。

  “母基金也快没有钱了”

  前两年市场还高喊着“不差钱”,为什么VC/PE“募资难”现象会突然涌现?

  深圳一家知名财富机构的负责人一语揭开真相——政府引导金非常充裕,但限制多,所以GP们更倾向寻找市场化的母基金,但2018年投资机构越来越难从这些母基金手里拿钱了,因为“母基金也快没有钱了”。

  这一切始于2017年的一则新规。去年11月17日,一行三会、外汇局联合出台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俗称“资管新规”。2018年3月2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通过《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意味着这一重大监管改革即将落地。

  史上最严资管新规来袭,对VC/PE机构募资的冲击不可小觑。此次新规的总体监管逻辑是打破刚兑、降杠杆、降风险、降成本,其中打破刚兑影响最大的是银行资管领域,新规将使银行自身的募资变得困难,引发创投行业的连锁反应。

  “银行自己募资都难,我们再从银行募资,无疑更加紧张了。”

  在三月份深圳的一场论坛上,广东省某家母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如是表示。作为母基金资金的其中一个来源,银行募资困难无疑会影响母基金的募资,更可怕的是,银行募资和委外业务的收紧还会传导至券商等其他资管机构,最终严重影响VC/PE的募资。

  “百分之八九十的基金日子会很难过”

  资管新规只是导火索,“募资难”背后的现实是,VC/PE行业正在上演一场悄然无声的生死淘汰赛。

  “你听说过红杉、IDG募资难吗?现在‘募资难’主要集中在一批中小型基金身上,当然也不乏一些PR做得好的‘知名’VC,但对于优质的投资机构来说,都是LP捧着钱找上门的。”一位不愿具名的募资合伙人坦言,这几年冒出的新基金太多太多了,现在的募资难本质是市场正在淘汰不专业、没实力的“玩家”。

  对于一些新基金合伙人而言,募资是每天的头等大事。“双创最火的时候,最幸福的不是创业者,而是早期投资人,他们前脚投完,后脚就有人接盘。”现在接盘侠被骗得越来越精了,早期大佬们只能靠募资来接自己的盘了。但问题来了,这些“大佬”又能拿什么来说服LP呢?

  目睹了行业这几年的乱象,达晨创投董事长刘昼曾直言,创投行业洗牌会越来越严重,业内一定会出现“一九现象”,百分之十的人挣了行业内百分之九十的钱。换一种角度也可以理解为,百分之十的机构拿了市面上LP百分之九十的钱。

  他提醒,洗牌的过程也是行业资源集中的过程,越来越多的资源向优质机构集中,包括LP资源。“在集中过程中百分之八九十的基金日子会很难过,特别是几个亿的中小基金和新成立的基金,将很难生存下去。”而杀死中小基金的“元凶”之一,便是悬挂在眼前的募资难题。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任倩 刘全,原文:http://news.pedaily.cn/201804/429570.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6月04日
      megarobo镁伽机器人
      megarobo镁伽机器人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6月04日
      布洛克
      布洛克
      A+轮 2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6月04日
      来凯医药
      来凯医药
      A轮 1850万美元 融资
    • 2018年06月04日
      知识圈
      知识圈
      Pre-A 1000万人民币 融资